EO一階訓練第二區塊:放手

第二區塊很大一個重點,是我們要跟器官一起工作,但其實從人體的構造來看,真實情況下,器官在身體裡面,是無法被接觸到的。

但當討論到能量的話,就是不同的層次了,之前剛好讀到一本書《時間都到哪裡去了?》裡面有一句話寫著:

關係溝通(relational communication)指的是透過能量(肢體語言)和資訊(語文)的交流,和他們建立用心、有意義的連結。

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對能量這樣的詮釋,原來能量就是一種肢體語言的表達,而且是關係溝通中很重要的一部分。

忽然,我發現其實EO能量整復也是一種關係溝通。看到的是我們把手放在身體的各個地方,看不到的是我們透過能量的來去跟身體內部溝通與互動。

在學習的過程中,會一直不斷重複的挑戰自己,不斷讓自己發現「放手」是這麼難的一件事情。

不僅僅只是表面上看到的,要把手放到個案的身體上,因為上過不同的課程,知道大概的位置跟機轉,所以多數時間我能夠放對位置,順利的找到個案不同的器官。

但另外一層面的「放手」就真的是新的體驗,這種放手的是「放掉我們對已經學習到的東西的框架,真的讓手去感覺去運作」,感覺個案的身體是怎麼律動,每一個組織部位會想要跟你述說什麼。

一直以來,我都不是一個很崇尚一直講能量、靈魂的人,甚至有時候我都覺得把所有看到、觀察到的事情都說這是能量、靈魂,很像一種中毒的狀態。所以當要練習放手卻又不要陷入什麼都是能量的時候,這一點對我來說EO能量整復以及經驗解剖學的學習,讓我能夠更好掌握。

身體的奧秘在無時無刻都不斷地發生。

就像我上面看到的那一段話,能量就像是一種「肢體語言」,而身體其實無時無刻都在展現不同的律動跟調整,當祂發現哪邊有需要的時候,就會自動地進行微調。哪邊停止能夠省力,也會開始讓組織、器官停止動作。

也因為這樣,每個人的身體都是不同的,都是在自己的使用經驗上面,產生出來的結果。EO能量整復,最重要的就是讓我們在這個結果上去對話,既沒有一定的走法,也不會有什麼就做答案。

沒有答案,是一種身體的啟示,也是讓我們知道要放手的關鍵。

從以前到現在,我們在學習的過程中,很習慣去「找答案」,因為我們需要面對無數場的考試,考試訓練我們找到那個共識下的答案,以獲得高分能夠進入下一個關卡。

但真實的人生運作其實是不同的,過去一個大階段的身體學習,讓我深深體認到,人的原始設定就是沒有標準答案的。

所有的結果,都是因為一次次的調整而來,每一個人都正在用自己的方式面對,都有獨特的過程以造就了現在。

有些人,因為長了骨刺所以開始調身體,然後漸漸的發現不會有影響生活的疼痛,但照X光,骨刺還是存在;有些人喜歡推拿、橋骨頭,去享受那個當下的舒服,喜歡不斷重新歸零的美好;有些人,喜歡自我探索跟追求,甚至對於身體片刻的疼痛是喜悅的,樂意接受這樣的提醒。

沒有一個標準公式,我們只能夠過傾聽不斷地理解,然後去找到更多的可能性。

EO能量整復讓我感覺到的放手是:「讓我們用最大的涵容能量,去跟身體產生對話、進行關係溝通,然後陪伴去找到可能性。」

而習慣用頭腦的我,在學習的過程中,就是不斷的把大腦放掉,然後讓手去動作,去了解達到身體的合一的感覺,感受我的細胞掉進去對方的身體裡面,開始用同一種語言一起對話,去找的新的可能的解答。

最後用在學習經驗解剖學之中,常聽到的一句話作結,也是EO能量整復帶給我的一種體會:

Movement is our first language.

如果我們都能夠掌握第一語言的技巧,我們又何必需要執著在第二語言的溝通呢?

我把這一系列文章整理在下面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擊閱讀:
文章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相同方式分享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,分享、引用請依授權規定,並附上原文連結(按右鍵複製連結): EO一階訓練第二區塊:放手
© 2006 - 2021 · 更新日誌 · Theme Simpleness Powered by Hugo 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