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O一階訓練:因為討厭被安排,所以一直安排

energetic osteopathy 心得 課程 身心靈

EO能量整復有一個很特殊的地方,就是把人放倒。我記得我每次被給予 EO 的時候,大概都會進入一個不知道為什麼睡著的情況,但就是會睡著。

不過沒想到,在學習 EO 的過程之中,也是會被放倒,但不是失去意識地睡著,是全然的放空,或者更應該說是我自己很少體驗的放手。

但其實「放手」一直對我來說就是個名詞的境界,就是寫的出來,講得出來,但說要對這個有什麼感覺,倒也是沒有特別的被觸動。

因為,我其實不太會聆聽。沒有去聆聽身體,也忘記時時刻刻聆聽自己。多少跟自己長期生活在都市,習慣了水泥叢林的氛圍有點關係,記得要往前進,卻忘記停下來好好什麼都不做一番。

因為討厭被安排,所以就在一直安排。

第三天,我們跟身體相處了兩天之後,進入了大腦這一個區塊。

從小到大,多少我們都曾經聽過,大腦是很複雜的組織;也多少都被嚇過,大腦受傷的話,會影響整個身體,甚至影響後續的人生。

我們也習慣了大腦跟我們一起做事的感覺,習慣到我們也容易忽略大腦的訊息,甚至可能讓大腦去處理很多我們應該聽到的訊息。

例如常常聽到的「忍」、「撐」甚至是「努力」等詞彙,其實這時候反思起來,不就是我們希望到腦去介入,幫我們安排,完成那一分我們想要的控制嗎?

正因為大腦很好用,所以我們都一直繼續用,用到我們忘記其他身體的部位以及機能,其實跟大腦一樣好用。

但在 EO 的課程中,我們要嘗試聽聽大腦的聲音,感覺到大腦的流動。

它很慢,但你很快

上 EO 真的處處都是驚奇,隨時都可以打破自己既有的想法。

當把雙手放在頭部的上方的時候,老師要我們感受能量的流動,一直以來我都覺得大腦是很迅速的移動的,畢竟常常聽到有人說,一秒會死掉上萬的腦細胞。

依照這樣的滅亡速度,至少應該不是被手槍一次次擊發,少說應該也是一個移動機槍的概念在運作,就像電視、電影常常看到的「嘟嘟嘟嘟嘟嘟!」這種速度才對。

結果,本來預想的現在戰爭拿槍掃射的局面,在手放上去的時候,卻感覺到金庸小說中武當山掌門張三豐的太極拳。

是一種悠閒、協調且緩和的韻律感。

這樣的體會跟前兩天感覺到的身體沒有太大的差異,慢慢的、輕輕的、柔柔的帶領著那一雙你交出去的雙手,好像有一個淘氣天真的小孩,忽然跟你說來右邊看看,到後面找找,往左邊動動,去前面晃晃。

東南西北、上天下地,你就跟著漫步在雲端。沒有想要征服宇宙的野心,也沒有要奔往下個終點的急促,也感受不到擔心未來不來的恐懼。

原來,這就是沒有大腦介入美好

那是一種,很想要跟他說:「你到底在慢什麼!可以快一點嗎?」

但這時候你卻能夠明確的知道,你的大腦想控制你的手,但你的身體成為了很好的界線,因為融合在個案律動的雙手,連理都不會理你!

雙手聽到的跟你想講的成為了楚河與漢界,大腦想要當衝鋒陷陣的車馬炮,但其實現實的身體它就像是堅守城池的將、士、象,不得越雷池一步。

或者更明確的說,在棋盤上,大腦以及周圍的組合就像是將、士一樣,不得越出核心的九宮格。

但生活的經驗中,我們總是把大腦放在各處,讓思緒到處遊走、恣意翱翔。有時候去控制手腳動一動,有時後忍一忍自己的不舒服,有時候忽略一下自己的疼痛。

多數時間,我們都能夠成功,但身體卻不會因為大腦的控制就少了這一些反應。


就像我在上一篇說的,身體跟大腦好像就在這個過程中,一直作戰,明明透過 EO 我們感受到和諧、同頻的運動狀態,卻不自覺得開始相互扞格,然後堵塞。

而 EO 就是透過了陪伴,讓我們能把堵塞慢慢的打開。

就像這一天,我們沒有做什麼,只是跟平常很累的大腦傳遞了一個訊息:「我來陪你!」

去感受那個淘氣的小孩,將要帶你去哪裡,希望你在這邊待多久,有時候甚至會感覺到他不想要放你走,希望多一點陪伴,多一點時間,讓他感受許久沒有的溫暖與呵護。

或許這就是在現代化社會生活的人們,往往遺忘的一小點「暫停」。

大腦很好用,我們也很常用,甚至很多人可能跟我一樣很會用,只是還掌握不到時機,來好好用。

不如,就停下來,先不要用,聽聽它希望我們怎麼跟合作。

訂閱我們的電子報

感謝閱讀!如果想要第一時間收到文章與活動通知,請於下方欄位填寫您的 Email,之後將會收到不定期電子報。

訂閱服務確認

已發送 Email 驗證信給你,請點擊信件連結以完成訂閱程序

訂閱失敗

暫時無法接受訂閱,請稍候重新嘗試
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,除了按讚、拍手,也歡迎分享到自己的社群中,文章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相同方式分享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,分享、引用請依授權規定,並附上原文連結(按右鍵複製連結):EO一階訓練:因為討厭被安排,所以一直安排